365bet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365bet >

品味着由此散发的无限美丽与无穷魅力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2-25

    

我从事的职业是充满阳光与幸福感的职业,我视它为我的生命,我品味着由此散发的无限美丽与无穷魅力。我爱我的事业,我更爱把青春与智慧播撒在这片沃土上的我的同行与前辈。尽管我没有妙笔生花的文采,但我想,我就用朴实的语言与真挚的情感去记录他(她)们,让我们共同去收获一种来自平凡的感动吧。­
  
  山村有棵扎根的树—篇一­
  
  这是一个铁路沿线岔道上的一个小村庄。大约有五百户人家居住在这里。村里的人以农耕为主,大多贫困。学校建在村屯的中心,校舍是小杆夹泥的建筑,里面的四壁斑斑驳驳,墙面黝黑,顶棚是裸露的小杆。究竟是哪一年建的校舍,已经寻不到原始的记载了。
  
  岁月历经了数十年的沧桑,年轮碾过了几代人的脚步,张德校长也由青春年少步入了知天命的年龄。他是建国初期毕业的初师毕业生,几十年的磨砺我从他身上已经看不到一丝书卷气的儒雅。他完全融入了当地的乡土之中,常年穿着洗的发白的中山装,黑红的脸庞,彪悍的体形,粗手大脚,说起话来中气十足。没事时喜欢与乡亲们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当年没有人愿意到这个贫瘠的山村任教,因此,学校的师资队伍从来没有稳定过。教师就像过客,匆匆的来,也匆匆的去,不带走一片云。只有张德校长就像一棵老树盘根错节的把根深深的植在了这片他眷恋的泥土之中。黑土地给了他朴素的情怀,他回报的是涓涓的细流。­
  
  当我来到这个村屯,张德校长亲自到车站接我,我最深的印象就是他那那双有力的大手。我们沿着一条唯一的土路向学校走去。真的是名副其实的土路,几天没下雨,灰尘漫卷。沿途不断有人与张校长打着招呼,老同事告诉我,这个村屯的人几乎都是他的学生。
  
  远远望去,一面鲜艳的国旗在迎风飘动,这就是学校的标志。­
  
  到了学校,让人惊叹的是平坦无垠的大操场,这是我见过的全市最大的操场,比国际标准的足球场还要大许多。我明白了这是因为老校长的威望,村民们没有人胆敢去侵犯学校的领地。按惯例我应该按程序:听取汇报—民主测评—问卷调查—查阅档案—专访座谈—听课—看活动—实地考察。但老同事又告诉我:在这里没有程序,只有张校长最大。历年来没有人会在这里自由活动。我笑笑:“我能以柔克刚,四两拨千斤”。张校长好像听到了我们的谈话,也许是猜到了,冲我狡诘的笑了,眼神中竟然有了淘气的成分,我也回报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正好是间操时间,我们站在操场上等待着,学生集合完毕,音响启动,可是耳边回荡的不是我熟悉的旋律,倒像是久远的一种乐曲。我曾在影片《大李、老李和小李》中听过的人民广播体操曲,可在市区学校早已普及了第五套儿童广播体操,同事们早已忍俊不禁,可张校长却一脸严肃,学生们有板有眼的做着解放初期的成人广播体操。是幽默还是怀旧,我竟然有了一种崇敬的感觉。只要达到了纪律性的教育达到了课间活动的目的,我们还有必要去求全责备吗?我们就把它看作是学校特色不好吗?­
  
  间操结束,张校长竟然发给我一个提篮:“XX,去山上采蘑菇,回来我做小鸡扣蘑菇招待你。”他不说“炖”,是用“扣”,真的非常形象。谁会拒绝这麽诱人的建议?我不愿意做那种刻板的官宦之事,我喜欢享受这种暖暖的同事之情。­
  
  学校的后面就是小山,小山上是松林,山坡上野花点点,小鸟呢喃,松林里脚下是厚厚软软的弹性十足的松针,空气中弥漫的是悠悠的松针清香。踏在上面比五星级宾馆的地毯都要舒服。放眼看去那里有凸起,拨开松针,小伞一样的金灿灿的松蘑露了出来,想吃哪个就采摘哪个。不到20分钟,我已经收获了满满的一提篮松针蘑。这种蘑味道真是好极了,有点松针的清香又有菌的鲜嫩。­
  
  等我们洗好了蘑菇,小苯鸡已经在锅里翻滚了,香气四溢。我悄悄地嘱咐我的同事:“把校长喝倒,下午我要工作”。我们与教师们共同在一起吃过了午饭。谁知该喝醉的没醉,不该醉的倒喝趴下了。我的同事太实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