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影随形

影子是一个会撒谎的精灵,它在虚空中流浪和等待被发现之间;在存在与不存在之间....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365bet在线 >

正月庙会多

发布时间:2019-04-26 00:06编辑:admin浏览(190)

    □阎建滨

    庙会也叫“节场”,是节日活动重要的场地。过年是中国人最隆重的节日,在乡村世界,庙会一直占据着民众过年的主场。

    正月里,庙会正是一年中最旺盛的,尽管年已进入尾声,可庙会却继续进行着,一直要延续到二月二。庙会也叫“节场”,是节日活动重要的场地。过年是中国人最隆重的节日,在乡村世界,庙会一直占据着民众过年的主场。在关中地区,乡村广场是戏楼,对面就是庙宇,过年过节时,一边敬神、一边娱人,盛大的节日常常是从敬神祭祀开始的,这是中国节一个十分重要的特征。

    正月里庙会多,从年前腊月初八就有寺庙施粥、腊月二十三送灶神,到除夕进入正月,庙会达到高潮。除夕之夜寺庙宫观烧头香的习俗,是中国民众辞旧迎新、祈福纳祥的盛大仪式。到了正月初五,迎财神和接路口,再次点燃庙会之火,财神庙一直是各地庙宇最火爆的地方,开市求财、求吉利、求好彩头的商人,更是把财神爷捧到了很高的位置,导致财神在中国诸神的地位日益膨胀,最明显的是武财神关羽。关二爷本是义的化身,义薄云天,于是成为商人主持公平正义的偶像,一跃成为“武圣”,与“文圣”孔子齐名,在华夏大地上,“武圣”的关帝庙远远超过“文圣”的夫子庙。据民间陕西会谱统计,正月里仅西安周边的庙会、古会、交流会、村会、集市有上百个之多,如长安区正月十三寺庙村的庙会、正月十七斗门的石婆庙会,蓝田县正月二十三的水陆庵庙会,鄠邑区正月二十八余下化羊庙的庙会、周至县正月十八东王黄飞虎古庙会、亚柏西十八村会等等,庙会与村会、集市交汇,可谓名目繁多,会连会,此起彼伏、热闹非凡。

    庙会作为古老的岁时风俗,它的产生、发展和流变,都与华夏民众的生活和信仰密切相关。之所以叫庙会,就是以“庙”为核心,离不开“庙”这个民间的精神堡垒。华夏先民常常在辞旧迎新、节气过渡期间,不仅运用自然的食物、草药等补充生命的能量,也常常求助信仰的力量来助力人们过节,因此,中国节一直保存着祭祀的信仰习俗,表达华夏先民对于天地、神灵、祖先的感恩情怀。在我们的节日中,“国之大事,唯祀与戎”,祭祀成为中国人岁时节令的核心精神。庙会中的信仰祭祀、对神灵的祭拜,凝聚着民众的虔诚礼敬。中国人过年到庙上烧香祈愿、敬献供品、举行仪式、祈福纳祥,从物质上期盼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家财永固,到精神期盼上家庭团圆、四季平安、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从外在的礼敬仪式到内心的精神沐浴,一切都在虔诚的烧香敬拜中得以实现。过年不到庙里烧香祈愿,心灵仿佛不会轻松,年过得也不那么踏实。

    祭祀源于华夏远古,“庙”最初就是供奉神灵尤其是祖先的建筑。远古就有宗庙社郊制度,先民选择在宫殿或房舍里,通过供奉、祭祀与神灵对话。西汉时期,道教形成,《西京杂记》就记载了当时祠庙祭祀的习俗,书中描写了京师长安的庙会景象。佛教在东汉传入中国,各种宗教活动风起,圣诞庆典、坛醮斋戒、水陆道场等等出现,成为庙会崛起的重要原因。南北朝时期,道教与佛教发展壮大,寺院林立,正如杜牧诗中描写:“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当然,真正形成庙会大概在唐代。唐代最有名的两位女性——武则天与杨贵妃,一位曾削发为尼,住在寺院;一位曾遁入宫观,成为道姑,都说明唐代寺庙宫观的繁盛。

    在中国人的庙里,祭拜的也不仅仅是佛和道,儒家不少圣人也有庙宇,孔庙、孟庙等自然不在话下,乡野也有城隍庙、土地庙、娘娘庙之类,更是遍地开花。至于家庙或祠堂,更是遍及华夏大地的乡村。因此,民间信仰是多方面的,并不都是宗教信仰。天地崇拜、神灵崇拜、祖先崇拜成为年节文化中表现最突出的精神内容,祭祀这些天地日月和神灵先祖,期盼得到的是自然神灵的护佑,是中国人天人合一哲学思想的精神文脉。

    精神期盼是年节的灵魂,也是庙会繁华的根本,当然也离不开经济物质。庙会也叫“庙市”,“市”在古代是集市贸易的表达,“日中为市”,后来演化为“城市”,有城墙,也有贸易集市。由于“庙”凝聚着众多的信众,每当寺院宫观举办盛大庙会时,敬香祈愿的人群就大量出现了,于是,一些小商小贩为迎合朝圣神庙的人群,在庙的周围形成了集市贸易。这样,“庙”与“会”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缺一不可,形成了庙会这种融文化与经济为一体的独特形式。琳琅满目、五颜六色、丰富多彩的集市,为敬香之后的人们提供了逛的产业链,完善了庙会的功能,赢得了人们在精神洗礼后的消费快乐。